不详

【关周】《Butterfly·1》(蝴蝶效应AU)

1、

跑!

关宏宇冲出酒吧完全顾不得东南西北,埋头就跑。

差不多跑出了八百来米后,他停下来缓了缓。结果不出半分钟就立即掉头朝反方向狂奔。

关宏宇的记忆中,当时的关宏峰出现在监控录像里的时间是21点21分,如果他还来得及的话,他绝对能赶在关宏峰出门之前就拦下他,不让他出现在案发现场。

关宏峰又低头看了一眼手机,心里暗惊。都怪自己刚才在酒吧消耗太多的时间,现在已经八点十多分了。

“我靠我的哥你今天可千万别提前出门啊!”

如关宏宇所愿,当他终于在街边拦到了出租车,又花费了将近一个小时才赶到关宏峰家里时,关宏峰果然待在家里——吃饭。

准确来说,他在吃一条鱼。

关宏宇下意识地看向鱼缸,空空如也,除了水就是水。喉结上下滑动,恍惚了好一会儿才将心中的疑惑问出口:

“哥……你把老虎给吃了?”

关宏峰诧异地看了关宏宇一眼,然后又不动声色地说:“老虎在卫生间水池里。桌子上的只是一条普通的鳗鱼。”

关宏宇连鞋都没换,就带着一身寒气进屋关上了门。

说,“你说你好好的把老虎扔厕所干嘛呀?就那个浅水池子,洗脸都费劲你拿来养鱼?哥你真是越活越有想法了。”

关宏峰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关宏宇一边脱外套往衣架上搭,一边整理语言:“啊……我那个……忽然想起来你大过年的,就跟个鱼作伴儿怪可怜的。所以我就带点儿年货来看看你。然后……”

关宏峰双眼低垂,见关宏宇双手空空,反而大衣口袋鼓鼓囊囊的,像是鱼突出的腮部。于是眼神又上移,对上关宏宇有点心虚的眼神,询问道:

“然后你把年货落在出租车上了,是吗?我知道了,先把鞋换了过来坐吧。”

关宏宇连忙退回到玄关处,一边换鞋一边盯着关宏峰。只见他站起身走进了厨房,不知是在忙活什么。关宏宇送了一口气。

长安区刑事侦查支队。

“不我说你们这派出所辨别能力太差了!人就是往阳台上挂了一排腊肠,你们就以为是刑事案件跟我抽调法医组去侦察。人明儿个放一个片好的烤全羊,是不是还要成立个关于杀人分尸的专案小组啊!行了以后注意点儿,我这儿还有个电话要接……哎哎哎我听着呢,又纵火?今儿接了五起纵火案就没有一起不是放鞭炮放的。你们能不能让地方看紧点,说了市区内禁止烟花爆竹都当耳旁风是吧!去去去——马上去你等着啊……”

汪苗风风火火地走进办公室说:“周哥!刘队呢?”

周巡随手朝楼上一指,看春晚呢吧。

汪苗急得只拍大腿:“刚分局打过来一个电话。刘队也见不着人,关队还从来不值夜班,我给谁啊……”

周巡挂下电话后刚想问是什么案子电话又响了,叹了口气后只能再接起来。

“喂,我周巡。好好好,聚众闹事是吧,行行行我找人去,马上就到……行嘞你就踏实等我电话吧!”

“来之前怎么也不打个电话?我要是不在,你打算在门口坐一夜?”关宏峰给关宏宇倒满了一杯酒,问道。

关宏宇还没想好借口,就随口说道:“我给你打了。你大概是没听见。”

关宏峰夹菜的手顿了一顿,说:“我一直在看手机,你没打。”

关宏宇也没被他审讯一样的态度震慑到,反而问道:“为什么一直看手机,是在等谁的电话吗?”

汪苗跟周巡解释道:“电话里说也不是什么大案子。就一会儿过来交接个人犯。不是什么命案要犯,估摸就是逢年过节的,干了点偷鸡摸狗啥的……”

周巡被气得哭笑不得,锤了汪苗好几下,说:“就这点事儿还找支队队长。你先把人送暂看里边吧,我一会儿去录口供。说起来我刚闻那小子身上全是酒味儿。问问交管局做没做酒精测试,我估计还能定个醉驾的罪名儿……”

关宏峰没有直接回答他,淡淡地说了一句:“喝一杯吧。”

关宏宇抬起杯子闻了闻,又放桌子上了解释说:“哥我最近正戒酒呢,不喝了不喝了。”

关宏峰看着关宏宇将酒杯推到一旁,问道:“可是你明明刚喝过酒,从你身上的味道来看,像是一杯威士忌……你今天到底是来做什么的?”


评论(6)

热度(6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