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详

【关周】《Butterfly·3》(蝴蝶效应AU)

3、

郊区,一辆车正行驶在公路上。车速很快,关宏宇在颠簸中缓缓睁开双眼,就看见后视镜里的城市此刻已经被越甩越远。

关宏宇刚打算伸一个懒腰,却发现自己竟然连腿都伸不开。再一细看,原来自己一直躺在汽车后座睡着觉。见后面一直睡觉的人闹出了动静,一直安静开车的高亚楠朝后面瞄了一眼,说:“不再睡会儿吗?”

关宏宇望了望窗外,一片荒凉,“亚楠,这儿也太破了点!”私奔也没有往深山老林这种地方处奔的吧。再看看高亚楠一脸严肃的模样,也不像是私奔,更像是上坟。

“别看它地偏,这家医院在神经内科、精神病领域的研究,可是全国顶尖的。可惜你哥住了将近小半年了,还是不见好。”

我哥住精神病院了?什么情况啊?难道之前发生的一切,都是我在做梦?关宏宇有点摸不透眼前的情况,重新闭上眼睛陷入思考。

“就说让你再睡会儿吧。昨晚上通宵开会就算了,今早天还没亮就和我一块儿过来,你说你都四十的人了,还以为自己是二十几岁铁打的身子骨啊。”

“亚楠,我今年多大了?”

高亚楠:“四十……四十一了吧,怎么了?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是个年近不惑的中年人了?”

都已经是2018年了,关宏宇拍了拍脑门,自己果然不是在做梦。

车刚停下,关宏宇就看见医院大门走出来两位神色疲惫眼底乌青的医生,看样子他们和自己一样,操劳了一夜。关宏宇站立在冷风中,像一尊雕塑一般纹丝不动。

他忽然想起来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了,他是来找关宏峰,替周巡翻案的。

“翻案?你可别逗了……”听完韩彬说明来意后,周巡一时没兜住笑出了声。

韩彬:“受朋友所托……”

“老赵上个月来看我的时候,就说他给我找了个律师翻案。他可能不知道我顶烦的就是律师这号人,也不管你犯没犯罪,犯多大罪,他总能用尽一切办法让罪犯在审判的时候捡点便宜。可我真没想到我竟然也有贪这便宜的一天……”

周巡笑着又叹了一口气,韩彬在纸上将不在场证明几个字划去后,抬头继续问道:“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案发现场?”

“我接到匿名报案,说曙光四号院出事儿了。我当时也没多想,就去了。差不多花了半个小时,我就赶到曙光四号院了。小区很破,也很黑,道上一个路灯都没有。上楼的时候我听见了楼上有脚步声,我以为是楼上住户,我就没在意。可我到了吴征家门口的时候我突然发现,301的门是开着的……”

“屋里面没开灯,但我能看见地上躺着的人。当时只以为是入室抢劫,所以我就什么都没想,冲上去看看他们受的伤严不严重。可是我一摸,身体都是凉的……”

听到这儿,韩彬忽然发问:“给你打电话的那个人是谁?”

周巡瞥了一眼韩彬做记录的纸,又望了一眼桌上的台灯。台灯的光明明不是很亮,却刺眼的很。周巡别过头,两个人陷入了沉默。

“哥……我是宏宇,我来看你了。”

关宏峰并没有穿医院的病号服,身上仍然是他平时习惯穿的毛衣长裤,关宏宇进屋的时候,他正趴在地上,不知道在写什么。手腕、膝盖好像一直就这样生生硌着,上面的衣料都有点蹭得发黑了。

关宏峰仿佛听不见关宏宇在叫他,他只是盯着手里的档案出神。关宏宇怕打扰他的思绪,连大气都不敢出,只敢缓缓靠近。他终于走到了关宏峰的身旁,他低头看见老人关宏峰手中的卷宗:

“二月十三日,晚十一点,长丰区刑警大队接到报案,报案人周巡是警方在电话里说,曙光四号院发生了一起谋杀案。户主一家五口当场死亡。然而当警方赶到现场时,现场却忽然多出了第六具尸体,据报案人周巡称,死者名叫叶方舟,是曾经被开除警队的……”

韩彬:“上个月我刚好去旁听了市局的早会,叶方舟杀害吴征一家是不争的事实。但我想不通你为何会出现在吴征家里,又为什么在报案时,隐瞒了叶方舟的存在?”

周巡抬头盯着漆黑如墨的天花板,感觉时间好像又一秒一分地倒退,他又回到了血案发生的那个时刻:“我报警的时候也没想到除了吴征一家五口全部被杀害以外,叶方舟竟然也躺在地上,胸口上还他妈插着一把刀。但那时侯叶方舟那时候身体还是温的,应该是在他杀害了吴征一家五口以后,又被另一个人给灭了口。我当时在屋里忽然听见楼道里又有脚步声,我就冲了出去。”

看到这儿,关宏峰忽然将卷宗丢到了一边,跑到病房另一堆资料里翻来翻去。关宏宇不知道关宏峰在做什么,只能跟着他在屋里来回转悠。

“哥你是不是发现什么疑点了?你想找什么?我帮你找!”

关宏峰直愣愣地盯着案卷,缓缓说:“证据。”

关宏宇听完也愣了,什么证据?

韩彬:“听说凶手在杀死叶方舟后,将现场清理地很干净。很明显,这是一个反侦察手段丝毫不逊色于专业刑警的凶手。别说是寻找凶手了,就算是找到了他,怕是也定不了罪。”

周巡又干笑地咳了两嗓子,说:“后来我检查到叶方舟的尸体……可能就是在这个时候蹭上的吧,我记得高亚楠在尸检报告有提到:叶方舟尸体上有我身上衣服的纤维组织。听痕迹侦察那边的同事说,刀上有我的指纹。我也是那个时候才想起来,我是送给过吴征一把刀。听说他一直用来切苹果……你说这个能给我定罪不?”

“我一定能找到证据……我一定能给他定罪。”关宏峰像是魔怔一般自言自语,关宏宇被他发病的样子吓着了。

关宏宇拉了一拉他的衣袖,问道:“哥!你是不是怀疑谁啊?你告诉我……”

关宏峰赤脚走过那些鲜血淋漓的现场照片,就像他曾经去过案发现场一样,神神叨叨地重复说道:“除了周巡,除了叶方舟,一定还有第三个人进入过案发现场。只要他有进去过,就一定会留下痕迹。第三个人是谁……”

关宏峰说话仍然是颠三倒四的,关宏宇心里已经是悔不当初。

“你哥他该吃药了。”

关宏宇朝说话那人看过去,原来是高亚楠和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,说“你哥他这些年一直都是这样,拿着案卷成天成夜地不撒手。明明应该老实接受治疗,他的情况却一天比一天恶化,真不知道该拿你哥怎么办!”

关宏宇:“如果我哥没有黑暗恐惧症,如果那天晚上我没有把他关在家里面,如果那天晚上家里没停电,如果周巡没有被诬陷入狱……”

如果,我没有去试图改变什么就好了。

高亚楠暗暗叹息一声,目光闪烁,“比起你哥,我其实更担心周巡。在局子里面关着的人,得有一半儿是他当初亲手送进去的。另一半儿,是他师父你亲大哥给送进去的……他的情况,怕是也好不到哪儿去。”

“赵队不好了!周巡好像把你找来的律师给打了!”

一直在外面急得不行的赵鑫诚听见这话,拔腿就往周巡韩彬那边儿跑。好在周巡还带着手铐,刚爬上桌子就被摁下去了。而韩彬只是安静地坐在椅子上看他发疯,没有受伤。

“老周!我求韩彬过来是想帮你啊!你打人是怎么回事啊!在里面禁闭还没关够?给我坐下!”

“就因为那把刀是吴征家里的,他就说这可以证明我不是有预谋的犯罪。你说他这人有意思不,犯罪就犯罪还他妈分一时冲动和蓄谋已久……”

见周巡情绪又上来了,赵鑫诚连忙搂住周巡将他往自己这边儿推。

“老周老周——”

“他说我有自首情节,将来开庭时可以考虑为我求情减刑——可你说警都是我报的我他妈自首个屁啊!”

韩彬推了推眼镜,坦然地说道:“鑫诚,我看我还是改天再来吧。”

赵鑫诚叹了一口气,也不知道能说什么,只好放任韩彬离开。他又低头瞥了一眼周巡,头发乱七八糟地一脸比死刑犯还自暴自弃的模样,恨不得上去扇他两巴掌解解气。

但是他也实在下不去手,只掏出了一根烟,点着了递给周巡。

赵鑫诚:“实在不行……那我就再去找找关宏峰,问问他到底得了什么病!明明是他打电话叫你去的案发现场!怎么你就成了犯罪嫌疑人了!”

“你找他干嘛呀?他现在生活都快不能自理了还查什么案子啊。”

赵鑫诚不可置信地盯着周巡问道:“你他妈都快死了你知道吗?周巡,你也是刑警,你不是不知道故意杀人罪怎么判的吧?”

周巡挠了挠头,无奈道:“老赵啊,要不就算了吧,你把那律师再找过来,我认罪。没准儿还能少判两年……”

“老周!这不是你闹着玩的时候!你要是认罪,咱们俩一直以来的努力可就白费了,你想清楚了?”

“赵儿你不懂,老关都抓不着的凶手,咱津港就没别人能找着了。翻案这事儿,没戏——”

赵鑫诚眼眶一热,“周巡……”

“不废话了,谢谢你来看我啊,下回记得……”说到这儿,周巡看了眼赵鑫诚,用力吸了最后一口烟,一边吐着白色气团一边说:

“估计哥们儿跟你也没下回了。”周巡苦笑着,将烟头在桌子上捻灭。跟赵鑫诚又交待了一些琐碎而无用的叮嘱。赵鑫诚每一句都听得很仔细,可能是因为他也有预感,这是最后一面了吧。

眼看探视的时间要到了,向来不习惯肉麻兮兮告别的周巡主动站起了身。然而没走两步,就又回头冲着赵鑫诚咧着嘴笑:“对了老赵,你以后出任务的时候,别老一个人。”

“你有本事从里面出来当我面教训我!”

赵鑫诚愤愤站起身,走出去的时候还狠狠摔了下门来撒气。

一直站在门外观望的韩彬见他终于出来了,说“鑫诚,你最近是不是又去找关宏峰了?”

赵鑫诚一脸担忧地说:“如果还不能找出决定性证据,老周这案子怕是很快就会移交检察院审理。到时候别说是我管不了,就是白局在这儿也没法儿管了!彬!除了关宏峰我真是想不到还能有谁帮他了。”

韩彬:“关宏峰还有一个弟弟名叫关宏宇,你有找过他吗?”

赵鑫诚点了点头,说:“有。我昨天去找他了,他说今儿刚好是元旦,他本来就打算去看他哥。我就问他如果能从关宏峰那儿找到什么线索,能不能透露给我。不过,估计也没什么用……”

韩彬眉头一皱,像是对关宏宇这次探视不抱任何希望,一脸愁容:“我听说在2·13案发生之初,因为案件性质恶劣,犯罪嫌疑人有疑似被警务人员所杀,市局秘密成立了专案组。关宏峰当时好像就是专案组的吧……”

“我当时就跟白局说我要来,白局却说我脑子不够别跟着一起掺和。唉……早知道这案子是这样,我就是扒了我这身衣服我也得过来!”

扒了这身警服你就更掺和不了了。韩彬微微一笑,又继续说道:“我记得还不到一个月,关宏峰就被警方强制送进精神病院接受治疗了,直到现在都没康复。”

“是。可我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。好像是关宏峰有一天突然跑过来见周巡,说他找到罪犯了。当时两个人应该是谈了很久,可是关宏峰当时把监控给关了,具体谈了什么没人知道。我只记得周巡后来说过一句让关宏峰别查了,再查下去你就废了。还真叫他给说着了,关宏峰后面越来越不正常,有一次好像还差点……”

韩彬悠然说道:“可见关宏峰从来都没有放弃过这件事,哪怕……他现在可能都不记得自己是谁了。”

“哥,我替你吃这些药,我替你呆在这儿,你快清醒过来替周巡翻案好不好。”

关宏峰摇了摇头,说了一句:你不懂。然后又拿起了一分卷宗,上面记录着周巡的口供,关宏峰将每一句都标上了各式各样的符号,关宏宇看不懂,只能小心翼翼地问道,这些都是什么意思?

“这是周巡。他在说他是被冤枉的,让我快点救他。我得去救他……”

“我知道你能救他,你一定能……”

在关宏宇目不转睛的注视下,关宏峰破天荒地给了他一点回应,指着卷宗说道:

“我能听见周巡在说话,我也能听见那个罪犯逃跑时的脚步声。我能看到叶方舟将刀插进吴征身体里时溅出来的血,我能看见周巡满身鲜血地坐在楼梯口等待警察过来。我能看到一切……”

见关宏峰疯疯癫癫的样子,高亚楠也有些不忍心,默默地背过身。那位医生冲关宏宇解释说:“你哥他从住进医院起就一直这样。一会儿说自己不是警察,一会儿说自己根本不认识周巡这个人,一会儿说自己知道凶手是谁,一会儿说自己就是凶手……”

临走的时候,关宏宇深深望了关宏峰一眼,眼中满是愧疚。

哥,我相信你能透过卷宗看到一切,就像我能看到一整个的人生。

“怎么了宏宇,脸色怎么忽然这么难看。哪儿不舒服吗?先上楼吧,我给你看看。”

关宏宇走到家楼下,忽然间神色黯然,喃喃道:

“对不起亚楠,我现在不能和你回家。我得……”关宏宇喉咙一紧,明明话已经到了嘴边,可就是说不出。

高亚楠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,说,没事儿,用给你留门吗?

关宏宇摇了摇头,在目送高亚楠一个人走上楼以后,毅然决然地转过身,孤身一人朝长丰侦查支队的方向走去。关宏宇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推开那扇家门,他只知道如果今天就这样过去,周巡和关宏峰后半辈子都会在暗无天日的囚笼里关着了,他不能不管他们。

况且这一切,都是他自己的命运,他得担着。

 

【这一章是跨年特别奉送,会有一点长。说起来,小关逆天,关周改命,很尴尬了。】


评论(4)

热度(35)